返回首页

新闻

评论

文化

人物

组织

更多

RSS订阅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慈善公益报>评论 > 慈善公益报>百家争鸣

撞死人“众筹赔偿”有人解囊有人喊停

2018-07-23 10:09:02    慈善公益报

        事 件:因为车祸“撞死4人,赔不起”,四川中江小伙杨龙在“轻松筹”上发起众筹,希望大家为他筹款,解决为死者垫付的丧葬费。这事很快引发舆论风波。据悉,该项目已经筹集到23900多元,有1215次帮助,有81人为他证明。不过很快,“轻松筹”平台关闭了该项目,平台给杨龙的答复是,项目不符合申请条件。


媒体观点:募捐平台不该当“黄油手”


     虽然平台已经关闭了筹款链接,筹集到的2万多元,在项目关闭后也会退回,但是,这样的众筹能够成功发布,也是不应该的。因为这既不算传统的扶贫济困,更不算什么公益慈善。

      撞死了人,居然可以去网上众筹赔款,这充分暴露了筹款机制的不完善,平台审核把关不严;而居然还真能筹到款,亦凸显了富有爱心的人们,慈善辨识能力不足,容易被误导被欺骗,好心可能没办好事。

      交通肇事确实不同于故意杀人,但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交通肇事,某种意义上已然形同危害公共安全。 

      网络众筹也应该是严肃的,理性的,正义的;而不是谁没钱了,或者谁不想自己出钱了,就可以去众筹。网络众筹五花八门泥沙俱下,会大幅减损其公信力,使其偏离公益求助和慈善求助的轨道,成为四不像的存在。

      网络众筹不是个筐,不能杂七杂八都随意装。各类公益平台,应该尽到“守门员”的职责,在将网络众筹推向社会之前,不要“黄油手”,更不要留下空门。试问,撞死人都可以堂而皇之众筹,那还有什么需要个人承担的法律责任呢?让救助的归救助,让责任的归责任。个人理当承担的责任,不能通过众筹方式消解。网络众筹只有更纯粹,网络救助才更有力量。




评论人蒋萌:加强网络众筹监管是关键


      母亲的一个同事的儿子,前几年出了与杨龙类似的事故——不但开车撞死了人,自己也身受重伤。赔偿死者家属、丧葬费等等,花了百八十万元,肇事者自身的治疗费也很高昂,事主家庭陷入困境。随之,有同事帮忙发起捐款。听说要给肇事者捐款,有的人有不同看法。但大家终归是同事,碍于情面也好,不忍见肇事者父母心力交瘁也罢,不少人还是捐了。究竟捐款是帮受害者,还是帮肇事者,再或是帮肇事者年迈的父母,谁能彻底厘清?想必,兼而有之。这种事要是上升至《慈善法》的高度,恐怕得不到法理支持。但现实比法律条款复杂得多,一些事处于模棱两可的地带。我想,这也是杨龙发起众筹时,一些人解囊的原因。一些好心人不是不懂法,也不是对慈善认知混乱,而可能是出于“对事不对人”的同情,是出于哪怕是罪人(包括其家庭)也有获得帮助的权利。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同样的事“叙述手法”不同,结果可能很不一样。杨龙直白而赤裸地说“赔不起,不想进去坐牢”(坐不坐牢根本不是他能决定的),很容易产生大家捐款帮他脱罪免责的观感。如果杨龙文笔好、会煽情,或找枪手写催泪软文,剧情会不会是另一个样子?会不会有人说“法不外乎人情”“法无禁止即可为”?君不见,也有警察捐款帮助困难的罪犯家庭,这还被视为温情和美谈。加强网络众筹监管是对的,但要完全消除各类争议,可能有些理想化。


众筹“车祸丧葬费”有悖慈善本意
□  张玉胜


  扶危济困、排忧解难的确是网络众筹的慈善本意。但绝不意味着这种慈善模式没有原则、没有底线,随便什么人打出“悲情牌”、祭出讨要理由,亦或是随意编造一个泪奔故事,就可以轻松博得人们同情,让网友慷慨解囊。这显然是在钻网络众筹机制缺失、管理失范的空子,消费着人们怜悯弱者的爱心善意。
  这道理恰如“有困难找警察”的被滥用,总需要给警察一个出警救助范畴和职责边界,能不能买车没钱、购房缺款也打“110”报警?曾有媒体披露,一位老人因无力将煤气罐搬至8楼就拨打了110求助,民警二话没说扛起煤气罐上了8楼。但当老人打开房门时,民警却发现,老人的几个成年子女正坐在家里打麻将。这种处警尴尬不禁空耗了宝贵警力,也极有可能会延误真正需要救助的危难。
 
 
  回到为“车祸丧葬费”发起众筹,其行为悖论显而易见。首先,这是一起交通事故,谁是谁非需要一个清晰明确的责任划分,在不能确认责任归谁之前就众筹丧葬费,显然有些操之过急、不合情理;其次,杨龙作为交通事故的肇事者,无论责任如何划分,私家车驾驶员都应当为自己的行为买单,担负起应负的刑责和民事赔偿,以“赔不起”和“不想坐牢”为由求助,显然是把网络众筹当成了向网友集资的“摇钱树”。其三,查阅杨先生众筹使用“轻松筹”平台,其官网曾宣称“全球5.5亿用户信任的全民健康保障平台”。如此说来,交通事故赔偿事宜并非其众筹范围,这或正是“轻松筹”及时叫停丧葬费众筹的缘由。
  更为重要的,把“车祸丧葬费”纳入众筹平台,极有可能对社会救助造成方向性误导。不管肇事者是否应该担责,甚至有可能存在违法违规现象,只要“赔不起”,就可肆无忌惮地发起众筹,这显然存在扭曲慈善本意和放纵交通违规的双重负面效应。慈善归慈善,责任归责任。不能让“车祸丧葬费”之类的奇葩众筹,亵渎了慈善,旁贷了责任。只有让网络众筹有规矩、守底线,才会使网络救助有公信、行更远。

(源自澎湃新闻、人民网及网友言论)

 

责任编辑:csgyb2

上一篇:发展社会组织,要“管”更要“理”
下一篇:邻里小灶烹制出 敬老爱老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