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新闻

评论

文化

人物

组织

更多

RSS订阅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慈善公益报>评论 > 慈善公益报>百家争鸣

旅俄杂弹(之十)

2018-11-19 12:47:09    慈善公益报

文化之旅


 

俄罗斯的博物馆
 
 
石会长一.jpg 
图为本文作者石国雄在普希金博物馆旁。

       整个行程,参观过的博物馆不下十个。大如冬宫、夏宫,小如苏联博物馆、十二月党人博物馆;文化色彩浓厚的如阿·托尓斯泰、普希金博物馆和塔利茨民俗博物馆;富有政治色彩的有谢申斯卡娅私邸政治历史博物馆、叶利钦博物馆;专业性质的有军事技术博物馆、铁路科技展览博物馆;还有为满足“红色旅游”选取的中共十六大会址、陈列列宁的窝棚的谢斯特罗列茨克博物馆等。沿途参观浏览的这个碑那个塑像,这个“中心”那个公园,更是难计其数。总的印象,俄罗斯民族不仅是战斗民族,而且是崇尚文化的民族、富有民主精神和包容兼蓄的民族。
      第二次世界大战对于俄罗斯民族来说,实在是刻骨铭心,无论哪一座城市,都会有不灭的圣火,他们叫长明灯,供游人及他们自己瞻仰和祭奠那些为民族而战斗而牺牲的无名烈士。当然,现在祭奠的范围已经扩大了,说是被祭奠者包括历次为保卫俄罗斯民族而战的无名烈士,这也说得过去,我们的许多纪念碑不是也这样追溯的吗?其实,我们都知道,它们大多数都是在二战以后修建的。在一些不起眼的公园里,我们也能看到一些雕塑,一看便知道纪念的一定是红军战士或者游击队员,因为对于他们的形象,我们太熟悉了。一天清晨,我和爱人到宾馆对面的公园里遛早。公园里遍是树木,中心有一块空地,空地的四周,有序地树立着一圈雕塑,长方体的底座有一人多髙,上面刻着俄罗斯文字。底座上的雕塑都是战士模样,持着枪,有傲首挺立状的,有匍匐向前状的,总之都体现出英雄气概。我们虽然不懂俄文,但从小看多了描写苏联红军的作品,观其神,知其意。不过心里纳闷,我们所在的叶卡捷琳堡,是苏联的后方,德国法西斯没有侵入到这里,怎么会有战斗的红军和游击队员呢?这个答案,到了新西伯利亚才明白,在那里的二战期间阵亡烈士纪念碑前,导游告诉我们,他们也是后方,战争期间,他们这个地区派出4万健儿参加卫国战争,活着回来的不到三分之一。由此联想,叶卡捷琳堡市的雕塑和碑文,一定是纪念他们的子弟。在莫斯科新圣女公墓,我们看到了卓娅和舒拉的墓雕,还看到了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墓雕。我问导游,不是有传言卓娅和舒拉等都是假典型吗?导游说,没有听说过。他们是英雄、名人才能进这个墓地。墓地里还安葬着契科夫、叶利钦和苏联时期的一些领导人,包括中国的王明夫妇及其女儿,并没有因为政治气候变化、后人评价不一而被毁尸灭迹。
      到俄罗斯旅游前,网络上有传,苏联解体后,列宁和斯大林的雕像都已被清除。我们去后发现,斯大林的雕像确实没有了,而列宁的雕像仍到处在,但是比以前少了许多。在莫斯科俄罗斯全民族经济发展中心,我们不仅看到列宁巨塑仍然挺立在中心位置,还看到久违了的工人农民双双高举稻子的雕塑,高高地站立在凯旋门的顶端,阳光下闪烁着黄灿灿的光芒。在叶卡捷琳堡和新西伯利亚市,城市中心位置塑立的列宁雕像依然耸立,它们在一些人的心中,仍然是信仰的化身,在另一些人心中,可能是城市文化的一部分。
      历史是过去存在过的事实,怎么评价可以各有选择。当然会有纠结。这一点,我们在圣彼得堡谢申斯卡娅私邸政治历史博物馆感觉到了。这个博物馆,原来是一个叫谢申斯卡娅的芭蕾舞蹈家的私邸,她是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情人。后来,尼古拉结婚了,她就出走到了欧洲。很快发生二月革命,临时政府将这宫殿式的建筑收归国有,分配给刚刚可以公开活动的布尔什维克当作办公场所。列宁从芬兰回来,就在这里办公。斯大林、斯维尔德洛夫等都曾在这栋建筑办公。有一张著名油画,列宁斜靠在阳台上向下面街头的工人士兵发表演讲,这个被他斜靠的阳台,就是他办公室的阳台。博物馆保留了列宁办公室的原貌,讲解员特意指示了这个阳台。
      讲解员介绍,此处之所以用作政治历史馆,是在苏联解体后,政府考虑这里对于原苏联的历史有纪念价值。实物、实体都好介绍,但涉及评价时,尽管她尽量追求客观,她的历史观还是会有所流露。就在列宁这间办公室,她讲完十月革命,下一室应该是苏联内战。她总结说,十月革命死了200万俄罗斯人,下面我们来看内战,内战的结果是什么呢?死了2亿人。2亿?我们在翻译过来后,惊呆了,提出疑问。翻译也觉得不靠谱,他们俩人叽里咕噜一翻,确定为2000万。下一室有幅油画,她带我们走到跟前,介绍说,这是沙皇尼古拉二世,革命时,这幅画被拿出冬宫,把它糟蹋得不成样子,我们博物馆请了专家将它修复到现在这样子。你们看,她指着画,一些道道儿实在没法修理了。转身的一个小过道,悬挂着同样大小的斯大林油画,前面用铁栏杆罩住。她介绍说,这也是没办法,有些人责怪我们,为什么悬挂他的像,我们就想了个办法,就说,这是铁幕后的斯大林。再往前走就是二战了,讲解员说时间来不及了,就带大伙往回走。我绕过斯大林像一看,是二战期间斯大林办公室即最高统帅部的复原。看来,博物馆方面确实很用心,也很不容易。
      俄罗斯从彼得大帝以来,出过很多文化名人。历代统治者都喜欢交结诗人、文学家、音乐家、舞蹈家、画家。后来的列宁、斯大林也不例外。我们知道的列宁和高尔基,斯大林和阿·托尔斯泰就是这样。这次有幸参观了阿·托尔斯泰和普希金博物馆,还知道普希金原来也是沙皇尼古拉一世的座上宾。
      关于普希金的决斗、死亡,一直有一个说法,似乎是个阴谋,跟普希金反对沙皇对十二月党人的迫害有关。在普希金决斗负伤直到死亡的最后34小时居住的地方,我问讲解员这个问题。讲解员点头说,有这个说法,但她并不认可。她认为,普希金对尼古拉一世是抱有希望的,两个人私谊不错。普希金租住的这个地方,是皇室的一个院子,离冬宫一河之隔,出门坐船很快可以到达冬宫。他的收入其实并不高,在这个地段租住十多间房,雇佣十多个佣人,其夫人又出入华贵,用度是很大的,他临终前,尚欠70多万卢布,一直不能瞑目。沙皇去看望他时,在他耳边说,你放心,你欠下的债务,我会替你解决,普希金抱着十分感激的心情告别人世。普希金其实是知道自己的夫人行为有失风范,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但他发出挑战,一是出于保护妻子名节,二是他的性格使然。讲解员指着普希金临终前住过的房间说,受伤后他很少让房间的这个门打开。他的夫人就在门口的那张小榻上休息,那是一张两头卷起的软榻,夫人多次要进去,都被普希金以不想被打扰拒绝了。但临终前,他对夫人说,“我原谅你了,我死之后,你带着孩子离开此地,你可以嫁人。”总之,讲解员是不相信这个38岁的伟大诗人会受到蛊惑而去决斗的。我没有做过研究,参观让我收获了感性的知识。
      阿·托尔斯泰纪念馆,就在高尔基博物馆的隔壁,环境清幽,交通方便,它的对面是一座教堂。开始的时候,我们一直以为是参观列夫·托尔斯泰博物馆,因为旅游说明上仅写托尔斯泰。讲解时说,托尔斯泰是斯大林的好朋友,这栋房子就是斯大林给他的,屋里的一切陈设,也是政府安排的,最受优待的是,二战期间,对他的物资供应一点也没降,莫斯科被围,整个城市缺吃少穿,但是斯大林仍然下令保持对他的待遇。所以托尔斯泰常常在这里请客,客人们吃得都很开心。听着听着,我们犯迷糊了,他说的是哪一个托尔斯泰呢?悄悄问我们自己的导游,她似乎不清楚还有两个托尔斯泰。我们这些人毕竟是读了一点书的,一听与斯大林交好,还写过《彼得大帝》,料得不是写《复活》的那个,因为那个1907年去世了,与斯大林没有交集。“阿列克谢”,我猛地想起了那个名字,解说员马上有了回应:“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于是大乐。这个托尔斯泰,虽是小贵族出身,但从小贫困,与他母亲相依为命。当了作家,居然大摆贵族气派,墙上挂的是宫廷肖像画,收藏的是彼得大帝甚至伊凡雷帝的箱柜、油画,屋里有钢琴,常常搞派对……一边参观,我一边在对照另一个托尔斯泰,一个真正的贵族,厌倦了贵族的虚伪和浮夸,一心脱离这个圈子,最后逃避,孤寂地死在小火车站。我不明白为什么斯大林,一个无产阶级革命领袖,居然处处满足阿·托尔斯泰的贵族追求?真所谓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石国雄
 
 
 

 

责任编辑:csgyb2

上一篇:旅俄杂弹(之九)
下一篇:旅俄杂弹(之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