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新闻

评论

文化

人物

组织

更多

RSS订阅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慈善公益报>评论 > 慈善公益报>百家争鸣

旅俄杂弹(之十一)

2018-11-21 10:59:24    慈善公益报
文化之旅

 
 
 
561134195309898179.jpg
图为导游谢尔盖(左)。
 
俄罗斯导游
讲述现在的俄罗斯(上)

      为了这次旅游,我还是做了一些功课的,看了不少俄罗斯旅游攻略之类的网文。那些主要景点的文物掌故、历史知识倒是知道了一些,但是心里还是有点空落落,旅游就是看景吗?我自己问自己。我想,千里迢迢跑一遭,多少还是要了解一些俄罗斯的人,他们的生活,他们的习俗,他们的工作等等。
      很巧,我因为晕车,被允许坐在第一排,那正是导游坐的地方。按照俄罗斯政府的规定,地陪必须是俄罗斯人,于是,14天的旅行中,6座城市6位俄罗斯导游一直是我的邻座。一排坐着,自然有了交谈的机会。
      从莫斯科机场出来,一个个子高高,身材苗条,皮肤白皙,睫毛翘翘,鼻梁挺挺的俄罗斯美女,打着一面写有“哈铁旅游”的黄色小三角旗帜,笑盈盈地迎着我们走过来,
      “我叫卡秋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们的导游,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帮你们解决。”
      “大家累了吧,现在我们去宾馆,时间大约要一个小时。” “卡秋莎……卡秋莎”,大家七嘴八舌。她马上发现了什么,赶紧解释,“不是你们知道的那个喀秋莎,叫我卡佳也行。”一下子,我们和这位素未谋面的异邦姑娘贴近了许多。
      后来我们知道,喀秋莎毕业于莫斯科大学语言学院汉语系。准备报考莫斯科大学的研究生,马上要参加考试。利用空闲时间,做导游,熟悉一下语言。她的普通话讲得还算标准,但是,听起来还是有点别扭。交流是可以的,但对于历史、文化、宗教的景点不像专业导游那样熟悉,讲解得也不很透彻,翻译遇到麻烦时经常“啊、啊”的,有时拿出手机查阅。但她性格很好,不急不躁,总是笑嘻嘻的。我们是“红色旅游”团,去的一些地方她甚至都不知道。那天去中共六大旧址,她和司机不知道位置,虽然有导航,还是走过了。她一个劲地说,没来过,没来过。像她这样,对我们要去的地方闻所未闻的情形,在其他导游身上也时有发生。如在圣彼得堡,我们要去列宁的草屋,导游也是下车问了几次路,参观谢申斯卡娅私邸政治历史博物馆时,导游对于苏联的许多事情也不知道,还因此买了本博物馆介绍,说要回去研究研究。这些导游都是年轻人,对于过去的事情,尤其是我们关心的这些事情,于他们来说,真是恍若隔世。有时候,卡佳翻译不出来的时候总说,“你们知道的”“你们懂的”。
      卡佳出生在俄罗斯与我国绥芬河不远的边境小镇。这也可能是她学习汉语的原因。她学习很好,上莫斯科大学一直都有奖学金。现在她和父母都来到了俄罗斯的中心,一起住在莫斯科附近的莫斯科洲。每天上班要坐1个多小时地铁。问她为什么不在莫斯科租个房子,她说,租金太贵,和父母住一起,不用拿房租。她有一个弟弟在服兵役。问她如果结婚房子怎么解决?她回答说租房子!我又问双方父母不管吗?她说父母供我们念书了,房子就不管了,他们有他们的生活。我说男方父母也不给准备房子吗?她说不会。我说我们国家男方家是一定要买房子的。她说看来我要找一个中国的男朋友。又是哈哈一笑。我又问卡佳,把我们送走了还接另外一个团吗?她给我在手机上写了“洁净”两个字,问汉语如何表达?我说,整理打扫收拾都行。说她住的房间太乱了,我说你妈妈不帮着收拾吗?她说她也很忙,我得自己收拾。两天的功夫,我们记住了她的清纯、美丽、微笑和有点拗口的汉语。
      圣彼得堡导游谢尔盖可是个汉语通。络腮胡子,大脑门,开始脱顶,实际年龄只有33岁。他说话声音不高,不紧不慢,很有思想,很深沉。他的许多情况其实都是由他自己在车上给大家介绍的。比如,他在中国山东济南师范大学学了5年汉语,去过中国很多地方,武汉、深圳、北京、云南等等。在他学习期间,把母亲接到中国来,他带母亲一起旅游,去了中国的很多地方,赶上小长假,游客特多,母子俩只好买站票坐火车。他的母亲没有听他劝告,钱包被小偷给偷了。 他出生在圣彼得堡,“就在斯莫尔尼宫附近,对,是斯莫尔尼宫,你们熟悉的。我待会儿就带你们去,那很好看的哟。”他说话喜欢用“对”,然后重复前面一句话,那都是老练的中国老师的习惯。一会儿,他又哈哈笑了,说没有这个参观项目,不过,那儿真的很值得看看,“对,值得看”。他喜欢圣彼得堡,不喜欢莫斯科。“就跟你们很多上海人喜欢上海不喜欢北京一样”。
      谢尔盖也很熟悉圣彼得堡,一路上都在给我们介绍路边的建筑,教堂,河流,桥梁,天气和当地的风土人情。他在济南学习期间认识了自己的妻子,是一个白俄罗斯姑娘,现在一起生活在圣彼得堡。他主动介绍自己的生活,并在新区买了一个70多平方米的电梯房。他们有一个两岁的女儿,还说准备要三个孩子。第一个孩子怀孕时,因为没有经验,没有及时去公立医院登记,如果登记了,她的孕期的检查都是免费的。当时他们想到条件好一点的私立医院检查,因此花费好大一笔钱。他说怀孕第二个孩子后,就要去公立医院了,登个记,然后可以免一些费用。生第二个孩子政府还会给补助,尽管少点,也有50万卢布。当然这笔钱只能用于看病,教育,购房。到公费医院还可享受一些优惠,例如坐车免费等。大家在出来旅游之前,看到过一个帖子,说俄罗斯的医疗、住房和上学都是国家包下了,所以特别关心他们这方面问题。
      谢尔盖说,过去是国家分配住房的,但是,分配房子哪有自己买好。原来,他父母赶上了分配房子那个时代,有9户人家住在那么一个地方,共用两个卫生间,一个厨房。用中国话说,就叫“三个女人一台戏”,所以厨房经常发生吵架的事,每家住的地方也非常小。谢尔盖说他很幸运,在他三岁时,他父亲发现他们家房子有裂缝,聪明的父亲就找了有关部门,然后给他们调了一套单元房。在那时有钱也是不允许买房子的。而他现在就有了自己70多平方米的住房,有阳台,小区环境也不错。我们去圣彼得堡夏宫花园的路上,在车上他还指给我们看他的住房。他那房子现在要2000美元一平方米。他说圣彼得堡现在人均3万卢布月薪(折合3000人民币),他当然是贷款买的房。但是,他还是喜欢过现在这样的生活,而不喜欢过去分配住房那样的日子。关于分配住房,我们在伊尔库茨克也曾听导游介绍过,那是在参观十二月党人博物馆时,那里的导游沃瓦指着我们参观的二层小楼说,苏联时期,这栋约200平方米左右的小楼被政府没收,分配给20户人家住,你们能够想象多么逼仄。

      我们由此问谢尔盖,彼得堡有这么多中国旅游团,做导游效益一定不错吧。他说前两年还行,这两年越来越不好,今年更不行。他说“黑导游”太多。他说的黑导游,就是那些在俄罗斯学习的中国大学生或者其他懂一点俄语的人,那些人接团没什么费用,报价也低,因此一些旅行社愿意和他们合作。我说政府不干涉吗?他说管理力度不大,用中国一个成语表示,叫杯水车薪。  (冯燕军  石国雄)

 

 

 

责任编辑:csgyb2

上一篇:旅俄杂弹(之十)
下一篇:旅俄杂弹(之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