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新闻

评论

文化

人物

组织

更多

RSS订阅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慈善公益报>评论 > 慈善公益报>百家争鸣

旅俄杂弹(之十二)

2018-11-26 10:22:22    慈善公益报
文化之旅

 
 
俄罗斯导游
讲述现在的俄罗斯(下)
 
5版.jpg
 导游沃瓦    石国雄  摄

     在国内听说俄罗斯人都有自己的别墅,谢尔盖却说,你们说的别墅和我们的概念是不一样的。前苏联时,谢尔盖父母在郊外分到一块土地,后来他父亲又买了一块,加起来有1200平方米,自己盖了一栋木质的二层小楼,一般用来休假时去住。
      谢尔盖经常带着孩子妻子去那住住,可以采蘑菇,也可以钓鱼,他们很喜欢那里。现在不分配了,但可以自己买,离城里远的地方,很便宜就能买块地,盖房子装修,就看自己的喜好和能力了。谢尔盖做导游只是兼职,还有别的工作。他送走我们第二天要去给一个台湾商人当翻译。他说要努力,将来有一定能力时做一些慈善事情。谢尔盖的母亲曾是一所大学的英语教授,没退休时挣五六万卢布,退休后挣一万四千卢布,还兼职做英语导游。谢尔盖的父亲是工程师,现在还在上班,工资十万卢布,折合人民币大约1万元左右。
      从圣彼得堡开始,我们就坐火车一直要到满洲里。期间要在卡捷琳堡市、新西伯利亚市、伊尔库茨克市及赤塔市停留。前三个市要住宿,赤塔只停留3个小时。期间有三位女导游和一位男导游。叶卡捷琳堡的导游安娜和新西伯利亚的导游谢玲都属于年轻貌美型的,而且都是教师兼职导游。去那里的中国人不多,安娜教小孩子中文,谢玲教大学中文。
      安娜还没有结婚,个儿不高,但长得甜甜的,金黄色的头发,微翘的鼻子,嘴唇薄薄的,围了一条围巾,一双会笑的大眼睛,挺风趣幽默的。我们到达的当天太早,离约好的参观叶利钦博物馆开放时间还有两个小时。“那就带大家看看我们叶卡捷琳堡的市容吧。”她带我们到市中心,那是一个大广场。和俄罗斯许多城市一样,中心广场耸立着列宁的巨雕。她站在列宁下方的台阶上,指着对面的大商场:“那是我们市最大的百货商场,你们过一会儿要去那里购物。列宁同志告诉我们,去那里”。说着,她身子一斜,伸出手臂,模仿列宁的标准动作,指向商场,引得我们哈哈大笑。她高中毕业就去北京语言大学学习汉语,问到为什么学习汉语,她说她妈妈喜欢中国,就让她学习汉语。她现在教小朋友学习汉语,越来越多的孩子在学习汉语。她领我们上一个小店去买纪念品,后来我们上欧亚分界线的小店,发现同样的冰箱贴贵了一倍。有一个团友跟她说了。
      上车以后安娜告诉我,她听了特别开心,她说我做导游不挣不应该得到的钱,没有介绍费提成之类的事。这样给大家留下个好印象,人家心里会记着你。这是她第二次跟这个旅行社合作了。她还说,今后有能力了和谢尔盖说的一样也要多做一些慈善的事。
      而新西伯利亚的谢玲是另外一种性格。她中文讲得很好,高高的个子,很稳重,话不多,很认真,也很严谨,把应该带我们看的都带到了,新西伯利亚市容、铁路博物馆、鄂毕河畔游览、芭蕾舞剧院,开车经过的建筑、马路,她都要一一介绍。我们听得出来,她的介绍很有针对性,她知道我们是红色旅游团,特意介绍这一条街是红军街,那一条马路是列宁路。那天,正好碰上当地的马拉松比赛,她就介绍,马拉松赛就在列宁路上,那是我们城市的主要马路。“主要是列宁流放的时候走过这条路,据说是真的。”她还特意带我们去看了一间路边样子很老旧的小屋。谢玲给我们介绍,这间屋子有100多年的历史了,过去这个城市里的屋子都是木头搭起来的,后来才用石头和砖块。
      “这是苏联博物馆,是一个老太太给市政府提交了一个方案,要求建一个苏联时期的博物馆,然后市里批准了,划拨这间比较老的房子给她,博物馆的费用由她个人筹集。所以,这是一家私人博物馆。”谢玲介绍说。她兴致勃勃地带我们进去参观,她看到我们都非常有兴趣,便不停地回答问题,还鼓励我们穿上苏联红军的服装照相。后来,她说,那不是红军装,而是当时警察的服装。她似乎与博物馆的主人认识,我们团内一个《黑土地》杂志主编还约她代为采访下博物馆主人,她爽快地答应了。
      谢玲毕业于当地最好的大学——国立大学,从小学到中学,学习很好,一直拿奖学金,也到中国学习过。她现在是当地有两万名学生、规模最大的职业大学的副教授。
      伊尔库茨克的沃瓦是个很帅气、很精明的小伙子。在出站途中,他主动帮一个下火车的俄罗斯老太太提箱子。一下子让我们对他产生了好印象。他不让我们喊他导游,叫他沃瓦。他的汉语棒极了,和我们交流没有一点障碍,语音语调都很自然,讲一口流利的大连话。他在大连理工学院读了六年,这期间没有回过国,一到假期就出去旅游。去了中国的很多地方。他在做导游期间,一位做宠物用品生意的台湾商人看中了他,介绍他也做起了宠物用品生意。他现在有三个宠物店。自己拥有一辆宝马车和一辆奥迪车。在市中心买了一套79平方米的住房。做导游是兼职。他知道我们想了解一些俄罗斯人的生活情况,在去贝加尔湖的路上就主动介绍:当地的电费很便宜,0.6卢布一度电,一年将近8个月的取暖期,他79平方米的房子取暖费需要800卢布,相当于80元人民币。而且室内温度在26度以上,一般在30度,非常暖和,穿内衣就行。路边的很多小木屋,就是我们眼中的别墅,他说一般是电取暖,如果没电,就自己烧,木材有的是,你准备车,到木材厂去拉他的边角料,免费,拉多少都行,集装箱来装也没问题。
      他们的油价也便宜,4元多人民币一升。问他为什么不当老师教汉语,他说,我干不了,汉语那么难学,遇到笨学生,教也教不会,会把我气死,我会去揍他的。他说在俄罗斯,小学到高中是全免费的,大学需要考,考上了就免费。那考不上的呢?他说考不上的你还让他上学?啥也听不懂,有什么用。出国留学就自己拿学费了。俄罗斯也有富二代,念完了书不回来,靠家里寄钱生活。我们家只够供我念书的。所以毕了业就回来了。问他为什么不留在中国,他说在中国人多,竞争很激烈,回来人少,清净,不那么吵闹,日子过得很惬意。
      看来,他也是奋斗的一代,刚刚28岁就拥有了这一切。他的家庭似乎没有给他提供更多的资源优势。他母亲出生在西伯利亚最北面的地方,冬天都到零下40多度。沃瓦很热心,主动帮团里一位带东西多的年纪大的团员拿东西。我们表扬他时,他说从小我妈我姥姥把我带大,我长大了,就要帮助她们拿东西,或者是像他们一样大的人。
      沃瓦对12月党人十分尊敬,他说,这个城市有今天,有后来的文明和发展,是十二月党人的功劳。他们被流放到这里以后,时间长了,就在这里经营起来。来的时候身无分文,但是,他们有知识,观念新,很快就发财了,并且带动了当地的开化。但是,他似乎对革命有看法。在介绍市政厅的时候,他说,现在这个市政厅原来是东正教堂,后来,列宁的革命胜利了,列宁是相信革命不相信东正教的,就把教堂拆了,盖了市政厅。苏联解体后,大家要求恢复东正教堂,于是就在旁边重新盖了一个教堂。在俄罗斯,我们接触的导游,都很有敬业精神,只讲事实,不讲观点。沃瓦还算是客观的,讲解中个人观点稍有流露,多少反映出今天俄罗斯青年的意识。
      9月12日晚,我们到达赤塔。列车要换车头,利用3个小时时间,我们在市里吃了一顿晚餐。没想到,短短的3个小时,也要有一个地陪,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地陪和以前的都不一样,接我们的是一个俄罗斯籍朝鲜族的老太太,大概有70多岁,腿脚已经不太利索。这可能也是俄罗斯劳动力紧张的反映吧。年纪虽然大了一点,但俄罗斯人活泼开朗的性格在她身上一点也没有减少。有人斗胆询问她的年龄,她多少还是有点不高兴的。但是她还是回答了:“赤塔的导游永远18岁!”说着,她热情地一边搂着我们团里一位老大哥一边唱着:“我是你的小猫咪喵喵喵!”青春荡漾,风情万种。赤塔老导游,我们没有记住您的名字,但我们记住了您叫“小猫咪”!(完)

(冯燕军  石国雄)

 

 

 

责任编辑:csgyb2

上一篇:旅俄杂弹(之十一)
下一篇:以新作为体现慈善组织新责任新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