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新闻

评论

文化

人物

组织

更多

RSS订阅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慈善公益报>评论 > 慈善公益报>媒体观点

患病众筹 平台索要 “税款” 专家称应提前告知

2018-08-27 14:12:26    慈善公益报
      近日,河南原阳县的患病青年千强通过名为“放心帮”的网络筹款平台筹得6万多元善款,却因被平台负责人索要5%的“税款”引发各方争议。
      围绕“放心帮”是否有筹款资质,需要缴纳“5%”的税款,以及个人求助平台收取手续费是否合理等问题,律师和相关专家表示,“放心帮”属于个人求助平台,具有筹款资质,涉及缴税问题。此外,个人求助平台向用户收取手续费并不违法,但应提前告知。
      据了解,目前仍在运营的个人求助平台几乎都宣称“0手续费”,但在资本压力之下,多家免费筹款平台近几年也暂停了业务。

患病众筹6万平台扣除约三千元

      因为众筹医疗费而被索要5%的“税款”,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一起公益风波的热度从4月持续至今。
      原阳县青年千强4月被诊断患有脑胶质瘤,家庭一时陷入困顿,为了筹集医疗费用,他的家人为他在网络筹款平台“放心帮”上发起募捐,目标金额为50万元。“放心帮”是原阳县的高超所运营的平台,在千强一星期筹得6万元后,“放心帮”称因系统升级的技术原因突然停运。千强的家人张海旺说,从4月6日开始募捐,到4月9日发现平台出故障,共收到捐款61919元。由于募捐中断,希望提前提现。平台将4万多元筹款给千强后,高超表示,募捐的所有善款会先转入自己公司的账户,每进一笔收入都要向税务部门缴税,因此千强的家人想拿到全部善款,需要扣除募得金额5%的“税款”,约3000元。此举遭到了千强家人的拒绝,他们认为这不是“税款”,而是“放心帮”借机牟利的借口。双方矛盾难以化解,在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民政局介入后,目前募捐的款项已经全部交至患者手中。
      但善款是否需要求助者缴纳税费的讨论仍在继续。有网友认为,平台不该收费,否则慈善就走了形,另一方的观点则是运营平台需要成本,合理收费才能保证生存。

律师:涉及缴税问题

      目前,我国要求慈善公开募捐,必须在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但是对于个人求助行为,法律并没有规定必须通过何种平台或渠道发布信息。
      据了解,公开募捐,要求募捐主体向不特定的人发布募捐信息,募捐目的是为了不特定人的利益。如果是为了具体某个人发起的募捐活动,则属于个人求助。因此,千强在“放心帮”发布求助信息,即属于个人求助行为,而不是慈善公开募捐。
      依据《慈善法》的相关规定,受益人接受慈善捐赠,依法享受税收优惠。慈善组织、捐赠人、受益人依法享受税收优惠的,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办理相关手续。
      “放心帮”能否享受税收优惠?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浩表示,在慈善公开募捐方面,《慈善法》有明确规定,但是对于个人求助方面的税收规定,目前法律法规不明确。周浩表示,民政部规定的20家互联网平台可为慈善组织提供募捐信息发布服务,“放心帮”并不在列,也没有与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合作,由该慈善组织开展公开募捐并管理募得款物,所“存的安全”、“用的放心”,是否应该是“存得安全”、“用得放心”以“放心帮”涉及缴税的问题。
      对于有网友质疑“放心帮”将善款打入公司私人账户而并非慈善机构的做法,周浩称,个人求助、网络求助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在个人求助方面的法律未尽完善之前,“放心帮”此举并不违法。
      那么,个人求助平台能否将税费转嫁给求助人?“《慈善法》没有规定税款的问题,但是企业运营必然产生税款,至于这个税款能否转嫁给求助人,目前没有规定。”周浩表示,由于法律未做规定,就不存在违法的问题。
      至于“放心帮”负责人高超的“税款”说法,河南省新乡市国税局工作人员表示,如果该平台用的是企业账户,确实需要缴税,但高超无法证明“放心帮”在历次筹款中都按照5%的比例缴了“税款”。

专家:收费合理但应提前告知

      据了解,许多国家的公益慈善组织筹款都收手续费。但我国未经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平台为个人发布求助信息后,能否向求助人收取手续费一事,《慈善法》等相关法律还没有明确规定。
      “按理来说,平台收手续费是合理的。如果个人不想给这个手续费,你可以不选择这一家。但是前提是平台应在显眼处或事先告知收费的标准。”长期从事公益救助的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项目主任梁栋彬表示,目前对于非民政部指定平台的收费,并没有相关的法规规定和指引。
      周浩对此同样赞成,“这个管理费应当由平台和个人双方约定,事先告知。慈善募捐费用的比例,按照国际上的惯例是10%-20%。”
      据南都记者统计,目前仍在运营的“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爱微筹”“春雨筹”“诺颜筹”“医诺”等多个大病众筹平台,均属于个人求助。在这些平台的首页,特别标注了对于众筹项目实行全程0手续费的规定,提示用户善款将全额提现到银行卡。
      在上述平台中,虽然运营模式不同,但多家平台开启了出售互联网保险的业务,以保证利益维持运营,并拥有相对成熟的盈利渠道。
      艾媒分析师刘杰豪表示,这种“互联网+公益”平台的出现,有效弥补了官方或民间社会组织难以覆盖之处,在中国具有较大需求,“轻松筹”和“水滴筹”等主流平台从最初的大病救助逐渐延伸到互助、保险等业务,商业模式逐渐完善。但在资本压力之下,多家宣传“0手续费”的筹款平台进入寒冬,已经暂停了业务。
      曾在2016年被认知为五大网络筹款平台之一的“好壹等”平台,官方公众号最后一条更新停留在了2016年4月23日,已无法发起筹款。2016年4月1日上线运营的“我筹吧”平台,注册用户超200万,于今年7月1日发布停止新项目发起功能的公告,公告内容显示其正在进行平台业务方向的调整。
(来源:《南方都市报》)( 张雅婷  何文辉
 
 

责任编辑:csgyb2

上一篇:“苦情圈钱”频上演 公益“众筹”要有“监管”
下一篇:人人参与慈善 共同积累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