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新闻

评论

文化

人物

组织

更多

RSS订阅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慈善公益报>评论 > 慈善公益报>时评

上过“福布斯精英榜单”与进入“失信人黑名单”

时间2019-03-29 19:24:06   来源:慈善公益报 

 


 

      慈善公益报(李希金事实常是如此:所谓“精英”与“罪犯”只有一门之隔,而那门又往往是虚掩的。

       一个曾经登上过“福布斯富豪榜”的“精英”最近上演了一边携款跑路,一边继续开店,一边再次携款跑路的“连续剧”,引起了公众的关注。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他的下一步或许就是“剧终”。
       年初,一家在北京、上海拥有多家门店的“品牌”健身房GuCycle突然关停,店主跑路,近300位会员130多万元预付款被瞬间吞食,索要无门。
       有媒体调查发现,这并非该经营团队首次携款跑路。此前其所运营的“全城热炼”项目也有过类似“前科”。经查询,GuCycle所属母公司和光同尘(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于2014年在北京成立,2015年推出“全城热炼”健身馆O2O对接平台。“全城热炼”在上线一年多时间里,多次单方面更改消费模式,将“最终解释权归本公司所有”发挥到了“极致”。如原本99元包月的健身卡变成京沪两地每月299元,其他城市每月199元。一些购买长期会员卡的消费者合约尚未到期,便遭遇消费模式更改。还有用户反映曾突然被“全城热炼”无故清除会员资格、清空账户余额,联系客服完全不予理睬,也未有退款或补偿。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和光同尘的法定代表人为陈骋,董事长为司维。公开资料显示,陈骋曾凭借GuCycl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的身份入选2018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单”。调查发现,“全城热炼”项目跑路后,这一运营团队名下仍有其他健身项目,并不止于这次跑路的GuCycle。
       “无奸不商”“为富不仁”历来都是套在商人头上的“恶谥”。尽管从来都有义利并重、童叟无欺的先例与“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古训,却也从来不乏见利忘义、唯利是图之徒。倘若是在信息闭塞的过去,这样藏匿幕后、花样百出的欺瞒虞诈可以算是一种“有效”手段,但时至今日,陈骋之流依旧能够如法炮制且屡次得手,便显得有些古怪了。
       自然也有消费者走眼背运、有失查证、风险意识不强等等缘故,但这不是问题的根本。因为面对刻意行骗施诈的奸商,消费者往往没有查证与甄别的本领,所谓“买的没有卖的精”,于是防不胜防。
       自然也有一些制度上的空白与漏洞。比如针对预付款、预付卡消费屡屡出现携款跑路等现象,《上海市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规定》已于今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其中明确规定建设统一的单用途预付消费卡协同监管服务平台,同时建立严重失信主体名单。但GuCycle并不在上海地区登记在册的单用途预付卡的发行企业中,因此对GuCycle等约束力不够,难免产生漏网之鱼。
       尽管有这样或那样的客观原因,却依旧不是问题的根本。问题的根本只在于监管与执行的广度与力度。目前,一些存在行政或刑事处罚记录的企业会被纳入监管网络后台,实现信息共享。而从消费者投诉到定性商家失信行为,并纳入信用监管之间的机制尚未完全理顺。因此,亟须加强对该领域的信用管理,将商家失信行为纳入征信系统,形成全方位监管。
       与之相比,中国失信黑名单制度正在建立与完善之中,路虽长但光明已现。诸如高铁霸座男、高铁脏话女等等正在成为众矢之的,使之“一处撒泼,处处泄气”。而对于陈骋等以经营为名的敛财者与跑路者,不论生活还是从业,使之得到“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制裁才是正道。让见利忘义者走不远,让欺诈奸伪者行不通,让黑心无德者做不成,正应该是今后社会的一种常态与固态。
 
 
 

责任编辑:csgyb2

上一篇:人民日报评论员:赋予务实合作新的时代内涵
下一篇:辨识“慈善”名义下的 黑手与马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