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新闻

评论

文化

人物

组织

更多

RSS订阅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慈善公益报>评论 > 慈善公益报>时评

赵浩义:文学为慈善助力

时间2022-08-03 05:28:28   来源:慈善公益报 

 


 

  慈善公益报 刚过52岁,在部队学习、工作、生活了35年的李亚军,一直顺风顺水的职场生涯就到了头。他说,自己是组织的人,一辈子都靠组织,也听组织的,退到二线后仍在等组织的安排。他习惯了院校的环境,还想着转业到地方院校再工作若干年。

  等待期间,他觉得时间好像长出了一截。在岗时,天天被事情推着、催着,总是赶不上时间,现在却天天在等时间。早晨5点起床,不用盘算什么事情,也不用急着去单位,就边散步边等着早饭。早饭后,整理工作资料,梳理经验教训,以备日后之需。没有人打扰自己,也不想打扰别人,很快两三个小时过去了,他又在等着午饭。午饭后,稍事休息,就又习惯性地早早起床。仍然没什么要紧的事,也没不速之客,看一阵书,他又在等着晚饭。那些日子,他忽然明白了一日三餐的意义,不仅仅是为了填饱肚子,也在支撑着日子。当然,对他来讲,最大的支撑是后半生的打算,那个一旦想起就会热情澎湃的梦想。

  几年前他就知道,部队的职业生涯有限,退到二线时他已准备好转换“赛道”,但到了跟前时政策却变了,这是他没想到的。去年4月份,听到消息后,他一下子慌了神。没有办法,他只能服从,自我调整,另做打算。他习惯性地选择了出门散心,从陕南到东府,从广东到湖北,从浙江到贵州,马不停蹄,跑了两个月。世界很大,自我很小。他看山看水,作诗写文,尽量不想自己的事。旅行真是一剂能调养人心的草药。归来时,虽然他仍不知道将来要干什么,心里却稳稳地坚信老天自有安排。回来休息的6、7月份,他整理了自己的文章,试着向外推荐,并得到热心人的再推荐,作品陆续地刊发出来。8月份,他和夫人一起到陕西榆林,租车自驾,沿黄河北上,在黄土高原上驰骋,写了几篇壮美的文章。之后,他正式加入了慈善事业。那时,写作还只是旅行的副业,是让生命飞扬的浪花。

  每个人都走在自己的路上,按照自己的认知和习惯,根据自己的条件和机遇,做着一些事情。五十刚过就退居二线,一下子让他知了天命。从教书到当干事,再到大小负责一些事情,他就不再想着去给别人打工、挣那些没有时间花的钱。写作完全是个人的事情,不用求别人,不需要资源,关起门就能写。一旦写起来,还可以在心里纵横四方、穿越古今。从那时起,他就开始把大量的精力投入到写作中,把它当成了寄予生命的渡船。

  生活要继续,生命不能打盹。他天天在写,在家写,出门写,写眼前所见,写心中所感,把生命中的一切都纳入了奔腾不息的写作洪流,感觉一切皆可入文,时间过得飞快。从现看现写,到回忆过去的游历,游记成了他文学溪流中的活水。山水只有进入写者的视野,才能成为写作对象,被赋予生命和情感。山水游记打开了他内心的世界,也勾起了他儿时的回忆。慢慢地,那些存在他心底的旧事,借助有滋有味的年节,通过花开花落的草木,汩汩地从他的笔下流淌出来。李亚军一年多的写作,游记和乡愁是自然的,也是大量的。当然,他也在做更多的尝试,包括人物小品,从自己的亲人,到身边的典型,到普通的百姓,他在描写别人,也在突破自己。包括文艺评论,看了秦腔戏,看了舞台剧,看了美术展,他都在试着用散文的语言,写自己的体会,把视觉、听觉艺术与文字艺术的感觉连通起来。疫情阻挡了他向外走的脚步,却让他有了向内挖的机会。今年春节后,他尝试着写了一组生命体验的文章,也是有模有样。写作的格局慢慢打开后,李亚军的心态越来越平稳,作品中开始出现了柴米油盐的滋味,休闲安逸的感觉呼之欲出。但是,他毕竟是军人,军装虽已脱下,心里仍装着家国情怀。从事慈善工作以来,他行走三秦各地,关注乡村振兴,所到之处都会有鼓舞人心的文章,快速出手,见诸报端。一年内,他先后有十余篇慈善文章在央级媒体上刊发。他觉得,慈善这种利他的工作,更易解放自己,释放激情。一年来,他先后组织800余人,支持关爱退役军人的公益事业;充分发挥自己的资源,广泛筹集善款。

  15个月来,李亚军已经写出了二百多篇文章,出版了两本散文集,目前正在进行第三本的组稿。有人说他高产,他说每天投入这么多时间,总会有点收获,这和工人制造、农民种田没什么两样。有人说他爆发,他说写了几十年的材料,无非是路子和感觉改变一下。他仍走在自己路上,保持着军人的豪迈作风,也调用着半生积蓄的内在资源,一边从事慈善事业,一边进行业余创作。他的文章多在党报副刊上发表,常被主流平台转发。“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2020年春天的抗疫工作中,作为医院政委的他,紧张的领导工作之余,3个月内就作词9首,谱曲后全部唱了起来。如今,他面向广阔的社会,借助几十年政工生涯的背景,文章总是“向阳花开”;即使已经退役,他仍然要为时代“乘风而歌”。他虽然是散文界的新兵,但人生站位和创作朝向,早已有了自己的高度、坚守和优势。

  进入今年7月份以来,李亚军慢慢从写作里走了出来,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慈善公益事业。他说,写作把自己从中年“下岗”后的小我迷茫中渡了出来,让生命得以续航。但是,半路出家,写作于他只能是一种业余的爱好。年富力强,还应为社会做一些事情。一段时间的集中输出后,他也有了内存不足的感觉,决定放慢手脚。相信他绝不会丢下写作这个压箱底的爱好,会把它当作为生命载道的方舟,一定会坚持下去。有了慈善这个表达真善美的平台,随着人生阅历的扩展,境界的不断提升,他一定会写出越来越好的文章,在慈善事业中作出更大的贡献。

  (本文作者为陕西省慈善协会副会长  赵浩义)

责任编辑:csgyb2

上一篇:陈振初:做好“公益赋能”这篇文章
下一篇:用法治手段促进慈善事业大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