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新闻

评论

文化

人物

组织

更多

RSS订阅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慈善公益报>热点聚焦

面向世界的微笑 开往希望的列车 —— “微笑列车中国唇腭裂修复慈善项目”纪实(之五)

时间2022-06-22 08:56:16   来源:慈善公益报 

 


 

面向世界的微笑 开往希望的列车

—— “微笑列车中国唇腭裂修复慈善项目”纪实(之五)

人物篇:微笑列车中国项目的“乘务员”们
 

  慈善公益报(本报记者 李济慈)唇腭裂治疗是一个序列过程,每一环节都缺一不可;唇腭裂手术是一个创造奇迹的过程,爱心与医术缺一不可。

  自古有言:医者父母心。医生的天职是救治病人;父母的天职是护佑子女。爱患如待子,爱子似良医,医生与父母之间便是这样一种近乎命定的联系。


青岛:医生手术中


临沂:医生护士将术后患儿抱回病房


“微笑列车”医生为小患者检查术后恢复情况


南阳:护士阿姨像妈妈一样爱护患儿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护士为将出院小患者送上礼物

 

  在“微笑列车”的无影灯下,就有这样一支“仁爱之师”,这样一些“父母心肠”。经过他们的回春妙手,无数已从生活中失去、或原本便无的希望与欢乐又重新回到患者脸上。许多孩童因为治愈祛除了心理障碍,变得爱说爱笑;许多成人因为治愈解除了精神枷锁,融入全新的生活。许多人再背书包走进学堂;许多人迈出家门,找到了工作与朋友;许多人邂逅爱情,嫁人成家,娶妻生子……当他们从镜子里看到一个新的自己,从别人身上映出了自己的微笑与自信。他们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搭上了“微笑列车”,遇到了那些以微笑的创造微笑的“乘务员”们。

  在“微笑列车”上,有无数这样微笑萦怀的“乘务员”。

  武汉大学口腔医学院唇腭裂中心主任、“微笑列车”项目中国专家组成员傅豫川这样写道:“上帝相信你们是一对特别有爱心的父母,于是送给你们一个特别的孩子;上帝希望我们成为一个特别具有爱心的人,于是赋予我们一个特别的职业。”

  这个职业不是物理的手术,而是心灵的重塑,是关于爱与生命的医术与艺术。在傅豫川团队,有口腔颌面外科专家杨学文、正畸医师贺红、心理治疗师吴玲、语音治疗师陈慧兰、麻醉师刘可斌……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誓言:“我不敢亵渎职业的神圣,不敢懈怠有限的生命。我要用技术和爱心去滋养唇腭裂孩子生命中的快乐。”

  每当“微笑列车”驶过,留下一个个令人动情的笑容,所有的“微笑创造者”都会欣慰地说:“我们的付出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容貌,甚至改变他(她)的人生。这样的工作既平凡又伟大。”

  都说微笑是人类最美的语言,是人与人之间最近的交流。然而,对于那些罹患唇腭裂的人,却成了一种痛楚、一种煎熬、一种不敢想象的奢望。

  但命运并未对他们关闭大门,他们有幸在最需要的时候乘上了“微笑列车”,结识了那些最亲切的“乘务员”们。

  西安,千年古城,万般善意。西安交通大学口腔医院是陕西省第一家微笑列车项目合作医院。2001年项目在医院启动以来,医院颅颌面整形创伤外科任战平主任成了最忙碌、最辛苦的人。为了帮助唇腭裂患者找回“失去的微笑”,任战平主任怀揣一腔柔情,秉承慈善初心,始终坚守在手术台边,巡视于病房病床。微笑列车项目在医院历任领导和任战平主任的团结带领与倾情奉献下,已为近4000名唇腭裂患儿实施了安全高质的手术,将他们一一送抵人生幸福的目的地。

  19岁的顿珠来自中国西藏佛学院色拉寺分院,天生罹患唇腭裂的他有幸得到了“微笑列车”的救助,并在任战平主任的帮助下顺利完成手术,重绽笑容,并且逐步改善了语言能力,实现了自己诵念经文的心愿。顿珠献给西安交通大学口腔医院的洁白哈达正是他幸福微笑的最好诠释。

  这又是一个敬献哈达的故事——

  四川甘孜藏族姑娘扎呷和甘肃甘南小伙车加木错因打工而相识相爱,结婚生子。2011年12月1日,他们的第二个儿子降生,取名桑吉克。本该是一件喜事,不想孩子出生后发现嘴唇和腭部开裂,为这个家庭蒙上了一层阴影。一次偶然的机会,夫妻俩听朋友说齐齐哈尔市五官医院有一个“微笑列车”项目。两人反复商量,决定带着桑吉克北上齐齐哈尔去为孩子寻找希望。那年12月21日,对于幼小的桑吉克来说是改变他一生的日子。五官医院副院长、口腔科系主任焦兴友、护士长张春娟、麻醉复苏室主任李德威高度重视桑吉克的手术,专门成立治疗专家组,为他设计最佳手术方案,提供最好的护理条件,终以精湛的技术与团队的配合为小桑吉克做了一台完美的手术。口腔科医护人员和医院工会还专为这个特殊家庭捐款1000元钱,让一家人在北国寒冬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痊愈后的小桑吉克与之前几乎判若两人。扎呷夫妇喜极而泣,他们将洁白的哈达献给医生护士,献给“微笑列车”。

  人世间,父母的爱常是默而无声,暖而无形。而“天使”之爱常是大而无状,诚而无息。

  在“微笑列车”上,你总能随处感到有无数这样关爱、关注、关怀着你的“天使”们。尽管感谢信上或许没有他们的名字,闪光灯下或许没有他们的形象。但他们却正是患者的“父母”与“天使”,是推进“微笑列车”的沉默而强劲的动力,就像过去的煤、现在的电。

  2021年3月19日,来自青海省海东市的唇腭裂患儿宝宝(化名)经过河南南阳市口腔医院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终于痊愈,与父母登上了回家的飞机。

  放在今天,1262公里的距离并非难以逾越。但爱与关怀从来不是一个关于空间的问题,而是唯有心灵可以回答的问题。当得知宝宝家人千里寻医,慕名而至,南阳市口腔医院的刘中寅院长考虑到他们初到南阳,便派专车去接,同时安排医院外科专家汤晓雨医生和麻醉专家孙黎生医生给予宝宝最好的治疗。术后一周,宝宝拆线,父母看到他的嘴唇吻合良好,不禁喜极而泣,感激涕零。得知宝宝家庭并不富裕,医院除免费手术外,医生护士还纷纷捐款,将5000元善款交到宝宝父母手里……

  内蒙古赤峰姑娘李秀丽来到“微笑列车”定点医院原沈阳军区220医院接受治疗时已满21岁。在村里,人们叫她“兔嘴”,奶奶无奈请来土郎中将她的裂唇简单缝在一起,格外难看。长大的秀丽喜欢幻想,渴望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交往。然而,无情的镜子总会击碎她的心。她绝望过,甚至喝下农药,幸被父母发现才保住了性命。就在李秀丽想要彻底放弃的时候,“微笑列车”驶进了她的生活,她幸运地成为受助者。在沈阳军区220医院,医生们把她当作孩子,为她精心手术;护士们把她当作姐妹,化开了她的心结,点燃了她的希望。如今的李秀丽儿子也已经成年,一家人过着幸福而平静的生活。

  新疆喀什地区的唇腭裂患者较多,每次“微笑列车”集中实施手术,排队的患者都有几十人之多。对于兵团农三师医院口腔科医师护士来说,每一次手术都像是一场战斗。为了缩短患者等待时间,节省开支,医师护士全部放弃了节假日,每天经常要做8至10台手术,工作时间长达十四五个小时。

  口腔科主任赵丽琴患有严重的肾病综合症,同事家人一再叮嘱她不能过劳。然而,“微笑列车”的每次活动,她仍然坚持每天要做5台手术。由于长时间站立,她的双腿患上了严重的静脉曲张,有时痛得难以走路。但她从未有一句怨言,只有更多欣慰,“每当看见一个患者恢复了容貌,犹如获得新生,这才是最重要的。”她说。

  在农三师医院,做整复手术的多是孩子,有的甚至是不会说话的婴幼儿。全麻术后的护理尤为关键,需要严密观察使患儿安全度过手术期。一次,一个仅有4个月大的婴儿施行唇腭裂三度整复手术,术后麻醉尚未清醒,口腔血性分泌物很多,孩子又不会咳出,稍有不慎便会造成窒息。使用电动吸引器极易造成损伤,于是,护士张丽清就用注射器一点点把分泌物吸出。有时痰液粘稠,她就用小手指缠上纱布,一点点慢慢抠出。不知不觉几十分钟过去了,直到孩子完全清醒,她才意识到自己背酸腿疼。她说:自己的每一次动作都像是触摸一个易碎品。孩子已经痛过一次了,不能让他再受一次痛苦。

  有无数次,当唇腭裂患儿术后哭闹不止,护士们常常客串“妈妈”,百般呵护,悉心照料,让许多未婚护士由此展现天生自带的“母爱光环”,让许多已婚护士重温作为母亲的温馨回忆。

  然而现实并非总如画面一般美好。许多唇腭裂孩子的命运常常与“弃婴”相关。2013年春节,哈尔滨儿童医院收到一个唇腭裂弃婴。根据体表初断,男婴出生仅仅两天,脐带尚未脱落。院长丁凤姝立即特批为孩子办理住院手续,并为他取名“天意”。经过全力救治,终于将小天意从死亡线上挽救回来。随即选择最佳时机,医院又为小天意实施了唇腭裂修复手术,使他变成一个健康快乐的孩子。后来,小天意被送进市儿童福利院,在那里受到专业人员的照顾。护送小天意前往的陈宝鑫医生描述道:“那天去福利院的道路特别泥泞难走,感觉就像小天意的生活轨迹。”大家特意把他被遗弃时留下的杯子、衣服等物带上,希望他长大后凭着这些能有缘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

  2019年1月的一天,在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刚刚接受了第四次唇腭裂修复手术的阿其图正在拆线。这次手术的成功将翻开他人生崭新的一页。

  13年前,内蒙古姑娘娜布其玛还是一个20岁的未婚女子,一次,她在医院走廊看到一名被遗弃的唇腭裂男婴。心善的她不顾家人反对和周遭人们的议论,毅然收养了这名男婴,并为他取名“阿其图”,意为“报恩、报答”。13年间,娜布其玛的生活经历了无数坎坷,但善的信念从未让她放弃阿其图,她坚信他一定会有快乐幸福的人生,而这一切都是她的坚忍与“微笑列车”的援手给予的。为阿其图实施手术的外科主任医师马平生感慨地说:“这个孩子是个阳光聪明的孩子。因为他有一个温暖善良的‘母亲’。他一定会有一个健康、美好的未来!”

  山西原平市娄极寨乡的爱民和爱善都是先天性唇腭裂患儿,自一出生就被父母遗弃,幸被山西“爱心爸妈”陈天文、郭改然夫妻收养。有志愿者了解到“微笑列车”定点医院湖北襄阳市口腔医院的信息,便向院长阎寒松发去《求助信》,希望能够援助爱民爱善。医院立即决定由黄长波副院长带队驱车千里赶赴原平,将孩子接来襄阳。这边,医院病房早已备好床位与干净的被服,医护人员纷纷自发从家里带来奶粉、衣服、玩具……经过体检与术前准备,5天后为两个孩子成功实施了手术。爱民爱善出院时,黄长波和医护人员又将他们送到车站,购买了返程的车票,和着医护人员送给孩子的衣服、玩具,一起将他们送上归途。陈天文夫妇感激道:“等爱民、爱善开始学说话的时候,我们要教他们的第一句话一定是 ——‘襄阳,谢谢你!’”

  或许若干年后,当你问起一个曾经的唇腭裂病童:在“微笑列车”上你看到了什么?他(她)会对你说:我看到了世上一些最好的人……

  22年、300多家项目合作医院、数千名参与其中的医护人员,他们的故事就像他们所创造的无数微笑,常挂在人们嘴边、传递在人们心里、烙印于时光岁月。

本组图片由中华慈善总会、美国微笑列车基金会提供

责任编辑:csgyb2

上一篇:内蒙古慈善总会联合圣湘生物科技公司捐赠血检设备
下一篇:赓续英雄精神 传承红色基因 —— 淮安市举行《他们从硝烟中走来》新书首发式